主页 > 视点绿色 >勇士用失败告别甲骨文球馆,最后见证者却只记得那些美好 >

勇士用失败告别甲骨文球馆,最后见证者却只记得那些美好


2020-06-19


这一次告别与以往不同,不是暂时的离别,而是永别。甲骨文球馆,作为NBA主场的历史,结束了。距离比赛结束已经过了3个小时,不论是心情沮丧的勇士球迷,还是激动亢奋的暴龙球迷,甚至是熙攘忙碌的新闻记者,都偃旗息鼓离开球馆,零零星星的几个工作人员在清理着场地。似乎只剩下格林描述的那种失落,依然瀰漫在空旷寂静的球场里。

勇士用失败告别甲骨文球馆,最后见证者却只记得那些美好

甲骨文球馆将不再是勇士主场

从里克-巴里,到「Run TMC」的哈达威,理查蒙德和穆林,到老尼尔森的「We Believe」球队,再到2015这支横空出世的黄金勇士。一幕幕激动人心的场面,似乎在这座静寂的场馆里缓缓流过。有欢笑,有泪水。有失落,有期盼。而今晚,似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一切都变得那幺恋恋不捨。47年来,从勇夺冠军到垫底沉寂到辉煌再现,历经沧桑的甲骨文球场唯一不变,除了那如太阳光线般四射的水泥大顶,还有那些幕后替球队观众尽心儘力服务员工们的点点滴滴。

勇士用失败告别甲骨文球馆,最后见证者却只记得那些美好

甲骨文球馆在NBA的最后一战

柯瑞原来这样教育女儿

一头灰白短髮,在奥克兰土生土长的诺曼有着瞬间令人放鬆的魔力笑容。 而他的工作是比赛日把守着整个球馆里戒备最深严也是最神秘的地方,勇士主队更衣室。诺曼在这里已经守了12年。

「哈哈,我倒不感到无趣。」作为那个最最接近这些球员的普通人,诺曼的笑容果然和他的职责格格不入。「我和所有的勇士都非常熟悉,甚至包括他们的家人。」 在被问道哪位球员给他最深印象时,诺曼的眼里开始闪烁着光芒。

「柯瑞,必须是这孩子。」诺曼笑道。「他(柯瑞)非常平易近人,是个非常有教养的超级巨星。从每次戴尔和索尼娅(柯瑞的父母)来看比赛时,都会过来很亲切地问候我,我就能看出来。「

有一次,柯瑞带着他的大女儿莱莉来更衣室。「那时候莱莉可能只有4岁,屁颠屁颠地跟在她爸后面,一不小心把嘴里的口香糖吐在了这里。」 诺曼指了指更衣室门口的地毯。「」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想弯腰去捡起来。柯瑞停下来并拦住了我说,『让她(莱莉)自己捡,这是她的事。』。 然后弯下腰耐心地告诉女儿,去捡起地上的口香糖并扔进边上的垃圾桶里。」

至今回想起这件事,诺曼似乎还觉得不可思议。「他可是个巨星,但他完全没有架子,不论边上有没有摄像机。柯瑞和阿西娅会是家长的好榜样!」

保安也会给柯瑞传球

勇士用失败告别甲骨文球馆,最后见证者却只记得那些美好

柯蒂斯给柯瑞传球扔远距离三分

讲起柯瑞在甲骨文的轶事,不得不提一提他热身时一个标誌性投篮。那就是每次赛前热身结束后,他都会从球员通道的出口处,也就是零角度离篮筐大约15米远的地方,出手投篮。

不论是测试一下比赛的运气,还是最后找一找超远距离手感,总之这是从2013年以来赛前柯瑞必做,也是球迷必看的一个环节。而每次给柯瑞传球的人,就是场边勇士球员席的保安柯蒂斯。

「我通常会先收好一颗篮球在这里。」柯蒂斯笑着说,指了指球员席最靠走道的一把座椅下方。「赛前场上乱七八糟的,他(柯瑞)準备好了的时候,我可不能让他等着我再去找球。」

每次传给柯瑞之前,柯蒂斯都会搓一搓手里的篮球,做为好运的象徵。25年的甲骨文球场保安生涯里,柯蒂斯似乎最享受的就是这个传球任务。「我听柯瑞说过,他也和我一样享受这些投篮。」

葛瑞芬居然沖他秀肌肉

勇士用失败告别甲骨文球馆,最后见证者却只记得那些美好

葛瑞芬与博古特发生冲突

而球场的另一端,则是客队的天下。12年来,站在这里的伊曼尼看过了无数来访球员的一举一动。

「球员也是普通人。「 身材高瘦,顶着一头脏辫,看上去只有12岁的伊曼尼略显腼腆地笑着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葛瑞芬。「

「记得那是2013年的圣诞大战。「 伊曼尼回忆道,」葛瑞芬和快艇过来比赛。没多久他就和博格特在这头打了起来,然后吃了个2级技术犯规,被踢出场去了。「

伊曼尼笑着说,「当时可热闹了,DJ开始播放KRS-One的「Otta Here」(滚出这里)的音乐,大家都开始起鬨 。我在通道口也开始跟着节奏合唱起来。」

说到这儿,伊曼尼拧了拧肩,做了个饶舌歌手的动作。「这时候葛瑞芬从我身边走过,似乎看到我这个动作。」

伊曼尼顿了一下,比划着,「他快速朝我这迈了一步,双手往里曲了曲,像(绿巨人)浩克对我吼了一句,『你有毛病吗?』。吓得我退到了后边篮球架上。哈哈哈,葛瑞芬对我秀肌肉了。」

勇士用失败告别甲骨文球馆,最后见证者却只记得那些美好

勇士球迷为甲骨文球馆签名

观众在她面前不敢嘚瑟

非裔和牙买加混血的玛丽亚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的眼睛,滚圆滚圆地略微突出,就像传说中铜铃一般。身材矮胖的她不苟言笑,配上那对眼睛,一副无比称职的保安形象。

她在球馆的工作,是看管客队通道的出口。就像一个交通警察,在每场比赛前后,她都得确保左右穿梭的观众和进出客队通道的球员及工作人员行进通畅。

「必要的时候,我会显露我的威严的。」玛丽亚瞪起两眼,好像一对探照灯,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有些观众会很嘚瑟,不耐烦的他们,觉得停下来等工作人员通过好像浪费了天大的时间一样。」

「还有时候,有些人想从这偷溜进客队通道。」玛丽亚指了指身后的走道,「要是没让我看到他们的证件而想从这里过,没门儿!」

一脸异常认真的表情,配着典型的黑人说话语调,突然间让这个严肃的女保安变得可爱起来。

印象最深的不是球员是球迷

勇士用失败告别甲骨文球馆,最后见证者却只记得那些美好

最后一战,甲骨文球馆座无虚席

甲骨文球场的VIP贵宾入口好像有点名不副实。没有红地毯,没有聚光灯,一水儿的水泥墙配着一对黑色铁门,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持有场边坐席的观众都可以从停车场由这里直接进进球馆。

一头银髮,从来都是一件黑色夹克配着卡其色长裤的鲍勃,站在门边。要不是手里拿着门票的扫描仪,你会觉得他是来看球的球迷,而不是在这里工作的一员。

「前两天我握了碧昂斯和Jay-Z的手哦。」被问道见过最牛的VIP时,鲍勃有些得意地笑起来。要知道今年就要66岁的他,年龄可是够做碧昂斯的爸了。「24年里,我见过不少名人大牌。Snoop Dogg今晚也来了。」

经过这里的有硅谷的科技新贵,有旧金山的金融大佬,有大牌明星,也也有普通的球迷。在被问道见过印象最深的观众的时候,鲍勃侧头想了想,回答令人侧目。

「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球迷吧。」鲍勃侧头想了想,「不论男女老幼,可能他们在其他时间完全没有交集。但他们都是为了支持这支球队,而穿过这道门,聚集到了这个地方。」

24年同一岗位上的风雨无阻,鲍勃的眼神穿过大门望向远处,思绪似乎被记者的问题带回了过去。

结语

下个赛季,这支球队就会搬到坐落在旧金山海湾对面的新家,大通中心。这座花了近20亿美金打造,有着全联盟最先进的各种设备设施,全联盟最贵最豪华的包厢雅座的新球场,好像这个金州王朝皇冠上的最新最灿烂的一颗明珠,已经迫不及待地要散发她的光芒了。

与之相比,水泥铸造的老旧甲骨文似乎相形见绌。 但在这些为了这支球队,球馆,球员,观众服务了大半生的人们眼里,他们搬不走的是那余音绕梁「WAAAAAAARRIOOOOOOORSSSSSS!」的欢呼声,搬不走的是那6面高悬的总冠军旗帜后的甜酸苦辣,搬不走的是那些他们为之奉献半生的回忆。




上一篇:
下一篇: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