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中国行业 >技工瘫痪奶水续命‧父母妻儿求老闆相助 >

技工瘫痪奶水续命‧父母妻儿求老闆相助


2020-07-11


技工瘫痪奶水续命‧父母妻儿求老闆相助(雪兰莪,巴生25日讯)“老闆,求你救救我爸爸,救救我儿子!"一名拉电技工3个月前因工受伤,全身瘫痪,无法言语,目前只能靠仪器输送氧气及灌输奶水保命。更难堪的是,技工的老闆疑因担心遭罚款,不肯现身承认技工是其员工的身份,导致技工迄今申请不到社险,庞大的医药费令技工家人一愁莫展。为了一家人的生活,技工的父母、妻子及两年幼儿女唯有哀求老闆“做做好心",现身帮助他们一家人渡过难关,让技工可安心医病,同时保障一对子女的未来。老闆担心罚款拒出面来自班达马兰新村的技工父亲吴亚顺(58岁)週六在记者会指出,长子吴展鹏(29岁)是于5月31日到吉隆坡开工,为一间店屋安装电梯工程时,不慎从十多呎高处跌下受伤。他说,儿子受伤后,老闆并没立即通知家人,直到晚上约7点,他才接获在医院担任义工的妻舅来电,指儿子重伤入院。吴展鹏伤及脊椎骨,导致全身瘫痪,只有双手能微微移动。医生已为他动了一次手术,并以铁枝支其撑身体,同时在其喉咙开一个小洞以方便氧气输送和抽痰。“儿子躺在床上3个月了,他无法动弹,只能灌输奶水保命,而且也因喉咙开了一个洞而无法说话。"吴亚顺指出,目前,家人为了购买儿子的支撑铁枝和防护衣,已花了七千多令吉,这还未包括首次的手术费、3个月来的医药费及住院费等。一想到这笔开销,家人就不知所措。他说,儿子刚换工两週就受伤,之前则是车床技工,所以家人肯定儿子有购买社险。换工作2週即出事“但是意外发生后,儿子的老闆直到今天仍不肯承认儿子的员工身份,导致家人申报社险面对阻碍。如今除了要照顾儿子,也要担心儿子的医药费及儿子一家三口的生活费。"他提到,与儿子在出事地点一起工作的同事“小强"也因怕事而不肯出来作证,而老闆“大强"则相信是担心遭社险罚款,也不肯现身;他批评两人为了自己而不顾儿子死活的行为,令人感到心寒。吴亚顺在走投无路下,向马青巴生区团团长郑有文求助。盼承认员工身份申请社险“老闆,你就当是做做好心,帮帮我我们吧,求求你。"吴展鹏的家人在记者会上苦若恳求儿子的老闆现身,希望老闆承认吴展鹏的员工身份,让他早日申请社险。吴亚顺指出,家人不是要追究责任,只是要老闆现身;一旦遭罚款,家人愿意承担这笔罚款。“为了长远之计,我们无法不这幺做,罚款可能是上千、上万令吉,但儿子的医院费肯定不只这个数目。所以只要老闆肯承认儿子是其员工,即使罚款,我们也愿意承担。"据知,社险除了会赔偿伤者的所有医药费外,若是伤者不幸逝世,其子女也会获得赔偿,未来获得保障。妻千元月薪难撑家计吴展鹏的妻子陈爱珍(27岁)指出,她是在一间购物中心担任销售员,固定薪金850令吉,加上佣金,一个月顶多也只是1000多令吉,不足以承担一家人的生活开支。她说,自从丈夫入院后,就由她负起孩子们的所有费用,包括刚上幼儿院园的长子的学费。“我和我的孩子们,真的很需要这名老闆的帮助。他若不肯出来,我们的生活就会非常困苦,肯定会面对经济上的问题。"陈爱珍与吴展鹏育有两名儿女,长子5岁,幼女3岁。另外,伤者的父亲吴亚顺本身育有7名子女,他本身也是一名拉电技工,但一个月的收入只有约2000令吉,难以长期承担儿子的医药费和媳妇、孙儿的生活费。见儿抽痰痛在母心吴展鹏的母亲杨秀莲(54岁)说,伤在儿身,痛在娘心。“每次看到儿子抽痰的痛苦,我的心就会很痛,泪水也跟着流出来。我真的希望儿子能够赶快好起来,并再次站起来。"她指出,每次到医院照顾儿子,她的心就很痛,尤其是看到儿子全身都是仪器,无法动弹,也无法说话,令她看了眼泪就忍不住流下来。“医生告诉我,儿子90%瘫痪,脊椎骨也伤及肺部,因此现在`护肺’非常重要,不可受到细菌感染,否则随时会有性命危险,而且即使医好,也可能终生瘫痪。"她说,儿子目前还未度过危险期,随时会有丧命的可能性,家人这3个月来都寝食不安。老闆受促勿逃避责任马青巴生区团团长郑有文指出,身为老闆者,不应为了担心罚款而逃避负责,而应体恤员工和其家人的处境,现身承认伤者的身份,至于罚款问题,他表示会协助解决。他说,大家都不忍心看到这家人继续受折磨,只要老闆说一句话,相信就可改变这个局面。“我已跟社险方面接洽,目前罚不罚款并非重点,最重要的是有人承认伤者的员工身份,然后再由社险方面来决定如何作出赔偿;这笔赔偿肯定不是来自老闆,而是来自政府,所以老闆也无需担心。"另一方面,本报多次拨打老闆“大强"的手机,但却无人接听,所以暂时无法取得老闆的回应。‧2012.08.25



上一篇:
下一篇:


小编推荐